說起這個新聞事件我記得大致上好像是這樣,我國選手出國比賽,被對手擊倒,教育部長曾志朗抗議對手犯規,而當時所有裁判都判對手沒犯規,其中有一名裁判是我國籍的裁判鄭大為,因此回國後鄭大為就成為全民公敵,還被停權三年(一個跆拳道教練三年不能教跆拳道,要去找別的工作生活)。

坦白說,知道這新聞時,感覺很可笑又很憤怒,憤怒的不是對手有沒有犯規,憤怒的點是在愛國情操的大帽子下,人們可以沒有是非公理,社會與論可以一昧的護短!!

我記得沒錯的話,跆拳道比賽是一個主審兩個(還是三個)邊審,也就是一場比賽有三四個裁判,印象中當時鄭大為還不是主審,只是邊審,如果這是誤判,為何三四個專業裁判認定都一致呢?就算是誤判,但一定是犯規動作不明顯,才會讓三四個裁判在當下同時判斷沒有犯規,那這樣鄭大為當一個裁判靠著專業經驗公正行事難道有錯嗎?

而只因為鄭大為和其他裁判的判決一致,相信自己的專業公正判決,沒有當愛國裁判獨排眾議持反對的意見,這樣就該死?回國後就應該被停權三年,斷了他在國內的跆拳道事業和生計嗎?

而國內與論還眾口一致的撻伐批評鄭大為,坦白說,這真的算是台灣奇蹟啊!!

說為了對這新聞事件的看法,來說說跆拳道和搏擊散打的不同吧。

一個武術在創立時,多是為了防暴自衛而開始的,這也是武術和其他運動最大的不同點!!

不過在武術的發展中,為了彰顯其特色,並在競賽中保護選手的安全,往往會多了許多比賽規則,也就是限制。

以跆拳道為例,選手不能摔對手,不能踢擊對手腰部以下,不能用手攻擊對手的臉,因此也讓跆拳道選手在運動化的過程以及平時教學中,漸漸的忽略的摔技和手技的應用與練習,這也讓跆拳選手在對手以拳頭攻擊頭部時較疏於防範。

除了跆拳道,柔道在發展中忽略了踢打動作,拳擊比賽中不能踢和摔;也因此許多武術運動在發展中漸漸的忽略了許多原本擁有的技術。。。

搏擊散打與其說是一項運動,也可以說是一項精神,就是在規則限制越少的情況下,讓各類武術選手有一個公平較技的平台,也因此搏擊散打運動的招式較多元,舉凡踢打摔等各類型的技擊武術,都是搏擊散打選手所注重的。

 

也因此搏擊散打的比賽中對於招式限制也較少,當然,在規則較開放的情況下危險性也較大,這也是一般觀眾對搏擊散打持有灰色看法的原因。